1811

关注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辰星育儿课堂

宝宝是天生的福尔摩斯——来自MIT的试验

来源:admin9 时间:2017-11-29 阅读次数:

辰星儿童成长空间(早教)——面向0-6岁儿童;辰星幼儿园——面向3-6岁儿童。

 长久以来,人们认为婴儿的思想就像是一锅乱炖,没有逻辑,没有理性,笼罩在神秘而朦胧的迷雾之中。但是作为重庆早教的代表辰星儿童空间却不这么认为。

虽然,美国心理学之父William James会得出著名的论断——婴儿眼中的世界就像“一片烦乱的、嘈杂的混沌(the blooming,buzzing confusion)”。

但是,辰星早教要说:其实婴儿就像福尔摩斯一样精于推理。这恐怕会让人哈哈大笑,毕竟没有什么更与他们古老的直觉背道而驰了。而实际上,近几十年,世界各地的发展心理学家们不断通过设计巧妙的实验证明,即便是小小的婴儿,也拥有不可思议的思维能力。

今天为大家分享的Ted演讲,带领我们去了解孩子探索世界的思维方式。你了解自己孩子的超强逻辑思维吗?

劳拉·舒尔茨

Laura Schulz

认知学家、麻省理工学院认知学副教授

通过对幼童的行为观察与实验,来探索研究人类认知的基本机制。她所进行的儿童行为有关的研究正在重塑我们对于儿童发展的看法,掀起了一场科学界的「婴儿革命」。

科学家们在研究时能以小见大,从细微之处推导出整套原理。但研究发现,不到2岁的孩子也同样懂得归纳总结、随机选取、因果推断,并根据自己的逻辑判断在这个世界生存、寻求帮助,以及探索世界。

归纳总结的逻辑

实际上,孩子一直在对少量数据样本进行归纳总结。他们根据几个橡胶鸭子和球的经验,知道橡胶鸭子能在水中浮起来,而球则能在地上弹跳。于是他们对它们都产生了预判,还会将这种预判延伸到所有橡胶鸭子和球身上。这种针对鸭子和球的归纳总结法,孩子几乎用在了所有东西上,如鞋子、船、封蜡、卷心菜和国王……

从少量的数据样本进行归纳总结是科学的立身之本。为保证结果的客观性、正确性,科学家必须要保证抽取样本的随机性。那孩子们是否也是如此呢?

劳拉·舒尔茨在演讲中为我们分享了一个关于蓝色与黄色球的测试案例。

在第一个实验当中,测试者孝媛分别当着两个孩子的面从小箱子里连续拿出三个蓝色的球。当她拿出球之后,会捏一捏它们,球会发出响声。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个带有棍子的黄色的球给孩子。如果从一个盒子里随机取出的东西都能捏响,那或许里面的东西都能被捏响。

在第一位孩子面前,透明盒子里大部分都是蓝色的球。连续拿出三个蓝色球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这是一个真正的随机取样。而在第二位孩子面前,透明盒子里大部分都是黄色的球。但孝媛通过盒子的夹层里连续拿出三个蓝色球,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随机取样。那么在实验中,这两位孩子拿到黄色的球之后分别会怎样做呢?

第一位孩子拿到了黄色的球之后,直接用手去捏;而第二位孩子则不耐烦地将其放一侧,然后伸出手去抓桌上的蓝色的球。

捏黄色球的孩子

事实上,如果单拿一个带棍子的黄色的球给孩子,他们可以掰它、打它、敲它,或者其他的更多行为的可能。在第一个测试里,孩子能够直接通过蓝色球的特性去推断黄色球的特性,而且他们正在通过模仿成人进行学习。而在第二个测试里,他似乎已经识破了测试者的“骗局”。

拿蓝色球的孩子

两个15个月大的孩子仅仅基于他们观察到的取样几率做出了完全不同的反应。实验结果表明,当孩子认为取样具有代表性而不是特意选取的时候,他们有更高几率去捏黄色的球。尽管孩子们在接下来“只拿一个球”的实验中,看到的证据更少,可模仿的动作也更少。但测试者推测婴儿们捏球的几率会升高,而结果正是如此。

15个月大的孩子,在这个实验中跟科学家一样,十分看重取样的随机性。他们通过这种方法来发展对世界的预判:什么能捏响、什么不能;什么值得探究、什么可以忽略。

因果推理的逻辑

这个世界存在着很多问题。当问题出现时,通常我们会分析问题产生的原因,然后想办法想出不同的解决方法。孩子在面对他们的问题时,是否也会运用因果推理的思维呢?劳拉·舒尔茨在演讲中为我们分享了一个关于会放音乐的玩具的测试案例。

这个孩子遇到了一点问题,他想放出玩具的音乐,但是失败了。或许是他玩的方法不对,或许是这个玩具坏了。而在实验当中,测试者提供给孩子们少量统计学数据,这些数据能支持其中某一种可能性。孩子们能否依据这些数据做出不同的决定呢?

在第一位孩子面前,孝媛尝试放出玩具的音乐,她成功了。而劳拉同样也做了这样的尝试,不过失败了。她又尝试了一次,还是失败了。这时,她将玩具拿给孝媛,玩具音乐再次响起。最后她们将这个玩具拿给还孩子。在第二位孩子面前,她们又在孩子面前做了尝试。但不同的是,她们成功和失败都各一次。

桌上的另一角有另一个玩具。当孩子无法放出玩具的音乐时,他有两个选择。要么,去拿另一个玩具;要么,求助于身旁的妈妈。这两位孩子会怎样选择呢?

第一个实验中的孩子用手按了按玩具的按钮,但是没有任何声音发出。于是他又尝试了一下,还是失败。随后,他就转过头把玩具拿向了他的妈妈。而第二个孩子则将自己的小手伸向了桌上的另一个玩具……

实验结果表明,孩子们做出的选择跟他们观察到的证据有关。在第一个实验里,只有孝媛能打开玩具的声音,而劳拉不行。这说明,或许这个玩具某些人能打开,某些人则不能。所以第一位孩子求助于自己的妈妈。

求助妈妈的孩子

而第二个实验里,玩具似乎跟人没什么关系——它本身就时好时不好。或许是这个玩具出了什么毛病,所以孩子伸手去拿另一个玩具。

拿另一个玩具的孩子

在出生后的第二年,孩子已经可以利用少量统计数据来决定如何从两种不同的基本策略中做出选择,从而在这个世界生存——求助和探索。

这是从几百个类似实验中挑选出来的两个案例,它们都得出了相似的结论。因为真正重要的是,孩子们从很少的数据中推导出丰富结果的能力,构成了我们研究物种特异性文化的基础。他们能通过几个示范就掌握工具的用法,能通过几个例子就掌握新的因果关系。

支持孩子的发展

现在是大脑的时代,也是大数据和机器学习的时代。机器学习预示了我们对事物的理解将发生革命性的变化。随着它被用于场景理解和自然语言处理,或许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研究人类认知。但相比机器而言,人类天性随意、容易犯错、喜欢走捷径,还会心存偏见。从许多方面来讲,我们会错误理解这个世界。

但大脑与思维不尽相同。今天的故事,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我们去了解孩子如何一天天成长、取得成就、为我们的文化做贡献……人类思维所特有的计算能力,让我们学识渊博,帮助我们从少量数据和证据中进行学习。我们能创新观点、研究和发现,能够创作,能够关注其他人。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对世界的理解又是正确的。未来,我们或许可以看到超乎想象的技术革新,但却很难看见有超出人类的人工智能技术被创造出来。

“就像我们对技术、工程和设计等最强大和优雅的门类进行投资一样,如果我们对这些最强大的学习者和他们的发展进行投资——支持孩子、父母、医护人员和教师等人,那我们将不仅梦想着更好的未来,而是在计划和实现一个更好的未来。”

——劳拉·舒尔茨

辰星早教——专注0-6岁宝宝教育,自主研发科学早教课程。